麻瓜出身登记委员会

麻瓜出身登记委员会

啊,马法尔达!乌姆里奇看着赫敏说,是特拉弗斯让你来的吧? 是是的,赫敏细声说。 好,你会干好的。乌姆里奇转向一个穿着镶金黑袍的男巫说,这样一来问题就解决了,部长,如...

查看详细
魔法即强权

魔法即强权

八月一天天过去了,格里莫广场中间那片荒草在阳光中枯萎,变脆变黄。12号的房客一直没有被周围人家发现,12号本身也不为人知。格里莫广场的麻瓜住户早已习惯了11号紧挨着13号的...

查看详细
魔杖制作人

魔杖制作人

像是陷入了一个以前的噩梦,一瞬间哈利仿佛又跪在邓布利多的遗体旁边,在霍格沃茨最高的塔楼下面,但现实是他正凝视着蜷曲在草地上的小小身体,被贝拉特里克斯的银刀刺中的身...

查看详细
霍格沃茨的战斗

霍格沃茨的战斗

大礼堂里那被施了魔法的天花板黑蒙蒙的,闪烁着点点星光,下面的四张长桌旁坐着衣冠不整、头发蓬乱的学生,有的披着旅行斗篷,有的穿着晨衣。这里那里不时闪过校内那些幽灵的...

查看详细
阿不思•邓布利多的遗嘱

阿不思•邓布利多的遗嘱

晓时空气凉爽,晨光熹微,哈利走在一条山路上。下面裹在浓雾里的是一座朦朦胧胧的小镇。他寻找的那个人在下面吗?他迫切地、不顾一切地需要那个人,那个人知道答案,知道他那...

查看详细
阿不思•邓布利多的生平和谎言

阿不思•邓布利多的生平和谎言

太阳正在升起,纯净无色、广袤无垠的天空高悬在头上,对他的痛苦无动于衷。哈利在帐篷口坐下来,深深吸了一口清澈的空气。能活着观看太阳在亮晶晶的、积雪的山坡上升起,这本...

查看详细
银色的牝鹿

银色的牝鹿

午夜赫敏来换班时,外面下起了雪。哈利的梦境混乱而不安:纳吉尼游进游出,先是钻过一个巨大的、有裂缝的戒指,然后又钻过一个圣诞玫瑰花环。他一次次惊恐地醒来,相信刚才有...

查看详细
贿赂

贿赂

既然克利切能摆脱满湖的阴尸,那么哈利相信,克利切抓回蒙顿格斯至多也只要几小时。他一上午都满怀期待地在屋里走来走去。然而,克利切上午没有回来,下午也没有。到了傍晚,...

查看详细
贝壳小屋

贝壳小屋

比尔和芙蓉的小屋孤零零地屹立在悬崖之上,俯视着大海,墙壁是贝壳嵌成的,刷成了白色。这是一个孤独而美丽的地方。哈利在小屋和花园中无论走到哪儿,都能听到持续的潮起潮落...

查看详细
谢诺菲留斯•洛夫古德

谢诺菲留斯•洛夫古德

哈利没指望赫敏的怒气一夜就会消掉,所以第二天早上见她基本只用阴沉的脸色和明显的沉默交流,他并不意外。罗恩在她面前保持着不自然的严肃态度,作为继续忏悔的表现。实际上...

查看详细
  • 110条记录